贤能之士

Біз туралы 关于杜肯, Жаңалықтар 新闻 No Comments on 贤能之士 65

1b003b0407de1352af268c27a696ded3赛依提•哈斯哈巴索夫

列夫•古米廖夫命名的欧亚国立大学哈萨克文学
教研室主任,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科学院院士,
哈萨克斯坦国家奖获得者。

 

                                                                                                      cialis generique    贤能之士

众所周知,我们的国家自独立二十多年以来,取得的最大成就之一,就是让散落在全世界的哈萨克同胞回到自己的家园。据有关报道统计,“至今已有超过一百万的同胞回到了自己的历史家园 —— 哈萨克斯坦”。对二十年的时间来说,这个数字的多少,是另一话题。但我想说的是,对祖国而言,对哈萨克民族而言,有比本民族数量的增加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事吗?我这样说是因为,在我们宣布独立的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在我们自己的主权国家,我们自己的家园,生活的哈萨克民族只占全国总人口的40%而已,虽然我们宣布了独立,但人人都在想,我们的民族人口什么时候才能达到50%以上呢。这是当时折磨我们的很大的问题。


在我们宣布独立之初,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就在原首都阿拉木图市召开了全世界哈萨克族的第一次代表大会,号召散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哈萨克族同胞回归自己的历史家园。在这个政策的影响下,我们的同胞们开始向历史家园聚集。他们不仅仅是对民族人口数量的增加做出了贡献,更重要的是他们从世界各地带来了不同的精神财富,科学财富,以及为国家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更多的新动力。因为他们回到祖国时,不光把原有的哈萨克文化带了回来,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把原籍不同民族的先进文化、艺术、科学理论也带了回来。
全世界有近40个国家和地区生活着我们的同胞,根据他们所生活的环境,人口国情,所受教育,我们大致可以分为四个大的文化圈:蒙古文化圈、中国文化圈、苏俄文化圈和中东地区的伊斯兰文化圈。前三种文化圈很容易理解,最后的中东伊斯兰文化圈,主要是指来自土耳其、伊朗和阿富汗地区的同胞们。从国外回来的同胞们,是因为生活在不同的文化圈里,之所以接受了或多或少的外民族文化,但他们都还保留着哈萨克族原有的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并没有被外民族完全同化,这是以前在国外生活的,今天移居在历史家园的哈萨克儿女的可贵之处。当他们回到独立的哈萨克斯坦,能和这里的哈萨克同胞聚居在一起,为了共同的命运,共同的理想目标,在同一面旗帜下生活,是漂流他乡的每个哈萨克人梦寐以求的!
据相关数据的统计,回归祖国的一百多万同胞里,有70多名博士,300多名副博士。在独立之初就回归祖国,利用从国外学回来的先进技术与知识,为我们哈萨克民族的文化与艺术,科学与经济等各方面发展而不懈努力的同胞兄弟不在少数。其中之一就有著名的诗人、翻译家、汉学家、语文学博士 — 杜肯•玛斯木汗教授。
我第一次见到杜肯先生是在1990年代初,他和其已故的导师,语文学家、院士热木哈利•努尔哈利一起。那时他是一个肤色黝黑,大眼睛的三十来岁的小伙子。他的导师介绍他说:“这位小伙子叫杜肯•玛斯木汗,是我的研究生,他正在写关于新疆哈萨克文学的论文,他还是一位很优秀的诗人。” 后来我调到阿斯塔纳市的列夫•古米廖夫命名的欧亚国立大学,1999年我被任命为新开的东方学系的系主任。当年我们开设阿拉伯语,波斯语,汉语和日语专业并招收了学生。那年秋天我们招聘了刚刚从阿勒•法拉比命名的哈萨克国立大学毕业的年轻专家, 招聘时我问了其中学汉语的学生:“谁给你们教了汉语?” 他们都自豪地回答说:“杜肯老师教的。” 过了一年后,也就是2000年,我校专门邀请了杜肯先生来我校任教,但那次,不知什么原因他没能来我校。而最近几年里,我们终于有幸在同所大学共事,并建立了深厚的同事关系。
杜肯•玛斯木汗虽然比我们年轻,但他学识渊博,遇事冷静,做事井井有条,是一位提早成熟的专家。我们先来简单了解一下他的生平事迹。
1963年在中国新疆特克斯县阿克奇村一个名叫玛斯木汗老人家里出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出生后给他起了“杜拉提”这个名字。由于是幺儿,父母喜欢叫他“杜肯”,后来在有关证件上也就一直延用“杜肯”这个名字了。
据杜肯自己说,他的爷爷纳克斯别克•加勒普铁克曾于1916年参加了“卡尔卡拉反抗沙俄运动”,该运动被镇压后,他和剩余兵马迁移到中国境内。运动发动之前在哈萨克斯坦的沙勒库呆地区,迁移到中国以后,即1917-1937年间,在伊犁特克斯县担任了波鲁斯(区长)职务,曾被亲切地称为“纳克斯别克善辩家”,在收集本《哈萨克著名的善辩家》里,就有纳克斯别克的生平和他的一些精彩言论。他的父亲玛斯木汗•纳克斯别克则是一位朴实的农民,曾是乡间的阿訇。而杜肯的母亲也是当地有名的阿肯弹唱家,哈萨克古老的传说和史诗,民间故事等都能精彩地演唱,在这样的家庭背景下,杜肯从小就受到了语言技巧和文化上的熏陶。
1982年杜肯以优秀的成绩中学毕业,他还参加了全国统一考试并以该县最高分数被中国首都北京市的中央民族大学录取。
1987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现中央民族大学)语文系翻译专业,并取得了“学习标兵”的称号。 (该称号是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在大学期间发表过文学作品或论文的学生,和毕业证一起发放的荣誉称号)。同年被分配到新疆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开始了科研工作。他在这里除了汉族,维吾尔族著名学者一起工作以外,特别是得到了跟中国哈萨克的著名的学者尼合买提•蒙贾尼,加合甫.米尔扎汗等一起进行科研工作的机会。在科学研究,文学创作和翻译等各方面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特别指出的是在1987-1993年这短短的五年时间里,在中国国内外发表了30多篇学术论文,还当地哈萨克文出版了诗集《心灵的旅行》。他还翻译了《地球的红飘带》(长篇小说),《新疆的历史名人》(论文集),《机器人L.M》(科幻小说集),同时还翻译了很多中国和外国诗人的诗歌以及一些多集电视连续剧。
1990年他的论文《关于乌古斯传的研究》在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方面获得优秀奖。1991年因杜肯•玛斯木汗在文学与科学研究方面的突出成绩,获得了中国“优秀青年奖”。1993年中国现当代作家协会为其颁发了“新秀奖”。
1993年3月应阿勒•法拉比命名的哈萨克国立大学的正式邀请,以访问学者的身份到了哈萨克斯坦,合同期结束后定居了历史家园,并在哈萨克斯坦国立大学东方学系远东国家教研室继续担任中文教师工作。1999-2002年在该教研室担任教研室主任职务。2002年起,在列夫•古米廖夫命名的欧亚国立大学东方学教研室以副博士的身份任中文教师,直止2010年,该教研室担任了副教授,教授,主任等任务。现任该大学语文系汉语教研室主任。 1999年在哈萨克斯坦科学院士、语言学博士、教授R.努尔哈利的指导下通过了命名为《中哈诗歌中(二十世纪20-50年代)民族解放思想》副博士论文答辩。20世纪初在哈萨克草原上开始萌发的,随后变成民族革命的阿拉什解放思想,在苏维埃共和国时代这一运动是不允许的,要受到镇压。后来,参与阿拉什运动的革命者都被判为 “人民公敌”,很多人受到牵连并被逮捕。在这个复杂时期,有一些有阿拉什革命领导人前往新疆避难。那些在外避难的革命者继续积极宣传着阿拉什革命思想和民族解放思想,倡导当地人民一起参加革命运动。虽然在1937年,斯大林和盛世才相互勾结,残酷镇压了当地的这一革命运动,但是已经被点燃思想的革命者最终还是推翻了国民党的统治,确解放了伊梨,阿勒泰, 塔城地区。并于1944年建立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临时政府,这一政府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才宣告结束,存在了短短五年时间。这段时期,A.乌鲁木吉, Zh.沙衣合斯拉木, A.乃曼拜,K.马热勒拜, N.沙勒根拜,T。桌勒德, Sh.阿勒哈孜等诗人,积极宣传阿拉什启蒙思想,民族解放思想。杜肯•玛斯木汗的副博士论文题是关于这一时期文学中的民族解放思想,即对当时文学中的民族解放思想符合历史事实和时代的要求进行了研究。该题目是在哈萨克斯坦研究新疆哈萨克族阿拉什思想的第一部科研著作。
2008年杜肯•玛斯木汗通过了题为《哈中文学中的民族传统与革新(以М.阿乌艾佐夫和鲁迅作品为例)》的博士论文答辩。这篇博士论文也通过了哈萨克斯坦穆赫塔尔.阿吾孜夫命名的文学艺术研究所的审核。当时,我正好该研究所所长,研究所其他成员全体通过了这一论文,对该论文进行了全方位的深刻讨论,认可了该论文的新颖性,而且该论文采用的还是比较文学的研究方式。比较文学是从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才进入哈萨克斯坦的,发展比较缓慢,特别是到了五十年代这一研究方式就基本停止了,直到共和国宣布独立后才又重新开始,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存在并初具规模。这一科研方式的停滞不前是有原因的,但最主要的原因之一是苏联政府给比较文学冠上了“资产阶级科学”的称号,这一研究方式基本上就没有了发展的可能性。第二个原因就是当时苏共中央提倡 «凡是民族共和国的作家,学者极其作品一律被认为“都是从俄罗斯作家、作品模仿的”,只要是有关“比较文学”的科研著作,都得被迫承认这一说法。就连伟大的哈萨克作家穆赫塔尔•阿乌艾佐夫的作品都被认为是“学习俄罗斯作家,仿某一俄罗斯文学作品”。所以把哈萨克作家穆赫塔尔•阿乌艾佐夫和中国作家鲁迅做比较,对哈萨克文学研究来说是史无前例的。同时,我想特意提到的是,杜肯•玛斯木汗的这一博士论文也是在哈萨克斯坦比较文学领域里,第一个以国语写出的博士论文。
早在大学生时代搞文学创作的杜肯•玛斯木汗,到目前为止,出版了《心底之游》(1991年,中国乌鲁木齐市),《剑之水》(1998年,阿拉木图),《刁羊》(2003年,阿拉木图),《金乌的魅力》(2007年,北京),《理想天马》(2008年,阿斯塔纳)等诗集。 除此之外,他还出版了《诗歌-飞箭》(专著,2000年,阿拉木图),《论争》(论文集,2001年,阿斯塔纳),《词的魅力》(专著,2005年,阿斯塔纳),《穆赫塔尔.阿乌艾左夫和鲁迅》(专著,2007年,阿拉木图),《哈中文学中的民族传统与革新》(专著,2010年,帕夫拉达尔),《欧亚文明: 古代突厥诸族和中原地区人文交流》(论文集,2012年,阿斯塔纳)等科研著作。同时,他还在国内外学术报刊发表了300多篇学术论文。
当今杜肯•玛斯木汗作为一位著名诗人,汉学家,翻译家,是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哈萨克斯坦作家协会会员,世界汉语教师协会会员,2012年被中国新疆文化厅艺术研究所聘为客座研究员。
最初杜肯•玛斯木汗是以诗歌创作进入文坛的。现在,他在哈萨克斯坦以自己独具一格的诗歌形态被全国人民所接受。虽然我们在简短的文章里无法谈论他的诗歌创作,但我们可以从他的诗歌内容中感受到他是一位有独特风格,有精神活力,创作内力丰富的诗人。杜肯•玛斯木汗多次在国内及国外诗歌比赛中获得嘉奖。2011年代表哈萨克斯坦参加了在土耳其耶拉泽市举办的突厥语诸民族诗人的诗歌朗诵会。至今,他的诗歌创作已被翻译成土耳其文,俄罗斯文,汉文,日文,乌兹别克文,吉尔吉斯文,维吾尔文等语言。
著名的哈萨克思想家,教育家阿拜曾说过:“教书育人,诲人不倦”。教育对我们来说历来都是很有意义的,尤其是对刚刚驶入世界独立民族大海的年轻的哈萨克斯坦来说更为重要。因为不管哪个国家要想培养具有历史使命感和民族自尊心的公民都离不开这个行业,教育的重要地位也是不可动摇的。我们所谈论的杜肯•玛斯木汗先生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哈萨克斯坦刚刚宣布独立,国内环境都很艰苦的情况下回到自己的历史家园,并坚定不移的在高等学府从事教育事业的早期回归者之一。当时不止是从国外移民回国的人,就连土生土长的本国公民都过着“饿一顿,饱一顿”的艰难岁月。那时,少得可怜的教师工资得不到及时发放,有的延期半年,有的甚至延期一年才能拿到手。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在中国只值100坚戈的商品在哈的黑市里都能以100美金高价成交。这么好的“差事”,让很多人放弃了工作,放弃了学业开始从商。杜肯•玛斯木汗显然也知道这是一块 “肥肉”,但他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守住清贫,坚持教育育人的事业。现如今,他已经为哈萨克斯坦培养了数百个年轻的汉学人才,为哈萨克斯坦汉学的立足与发展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还编写了《汉语语音基础》,《汉语言文学概论》, 《鲁迅文坛》,《鲁迅学概论》,《中国文学史》(两卷),《中国学读本》等,同时,他还和他爱人阿衣努尔•阿比丁一起编写的《汉哈大辞典》(内含7万多条词和词组)即将出版。
时至今日,杜肯•玛斯木汗先生为哈萨克斯坦培养了一大批汉学专家。他的学生中,有在哈萨克斯坦总统俯工作的,有在哈萨克斯坦外交部、国防部任职的,有在国家安全委员会、教育部、哈萨克斯坦驻中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工作的,也有在哈中合资企业,哈萨克斯坦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工作的。他对教育事业的贡献更是得到了相关部门的认可,最近,哈萨克斯坦教育部为表彰其在年轻一代的教学及教育方面的突出贡献,授予他 ”E.阿勒腾萨林”的荣誉勋章。(E.阿勒腾萨林是哈萨克族著名教育家 – 译者注)
推广民族启蒙思想的一个主要方法就是翻译活动。任何一个民族要想把本民族的科技文化、艺术知识介绍给世界其他民族,同时也要吸取借鉴其他民族先进的科学文化,和国际社会接轨,都是离不开外语,离不开翻译活动。纵观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每个民族的进步和发展都离不开外来精神资源的帮助,而有志之士们都会善加利用这一资源,将其转化为为本民族所用的知识技术,其中肯定是离不开外语,离不开翻译。在最近的两三个世纪内,甚至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为止, 世界上先进的科学文化知识,我们都通过俄罗斯语获得的;独立后,我们才开始和回归的同胞们,尝试着一起把国外先进的文学,科技,政治知识从原著语言直接翻译成哈萨克语。杜肯•玛斯木汗就走在这个队伍的最前列。国内很多知名的出版社都出版过由杜肯•玛斯木汗翻译的中国著名作家的部分作品。其中他翻译的有国家《文化遗产》项目中出版的鲁迅的作品(《鲁迅小说选》2010年,阿斯塔纳)。2012年哈萨克斯坦作家协会为他的这部译作颁发了国际“阿拉什文学”奖,本人确信,该奖项是对他翻译工作及译作的最高评价。2010年杜肯•玛斯木汗受《世界文学》杂志编辑部的邀请参加为中国文学专刊的挑选作家, 编译作品工作。该杂志(2010,第二期)由杜肯•玛斯木汗教授写的前言《中国文学概况》得到了广大哈萨克读者的好评。2012年上海合作组织给杜肯•玛斯木汗在哈萨克斯坦宣传中国文学与文化,为哈中两国的人文交流与合作方面所做出的突出贡献授予了“丝绸之路:人文合作奖” 金奖。
“做社会名人之前先做好社会公仆”。这种观念对哈萨克斯坦的现状来说,显得尤为迫切。因为我们是一个独立时间不长的国家,社会观念正在逐步形成。现实社会中存在着不少问题,不管是小是大,只要处理不当,都会被有心人士利用,从而迁怒于政府,迁怒于国家政策,这对于整个民族发展和国家进步是没有好处的。杜肯•玛斯木汗在社会意识方面也起到了一定的带头作用。他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同时,还时刻关注着社会民生问题。他根本没有 “自己回到了历史家园,生活条件还不错,就不管其他人死活” 的想法。相反,他为了从世界各地回归的同胞们能早日在社会上立足,而不辞辛苦地奔波着。他从回到祖国的那天起,就开始为解决移民政策的实行、回归同胞的入籍问题、退休金问题、子女的教育问题、资助金的数额及发放问题、移民同胞的权利等许多问题,不断地跑有关部门,接见国家总统,国务卿,议会领导等国家部门和领导寻求解决办法。他这种无私的精神为他在回归历史家园的同胞兄弟间赢得了尊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2003年总统亲自下令让杜肯•玛斯木汗加入总统国事委员会。他在该委员会是代表着回归家园的同胞们参与解决相关移民政策的问题和一些社会问题。2010年起还担任“移民政策与国外同胞联络委员会” 委员。2004年阿斯塔纳及周边地区的移民自发成立了一个名叫“阿塔朱尔特”(意为历史家园)的协会,该组织成员一致推选杜肯•玛斯木汗为协会的主席,他领导的“历史家园”协会为外来同胞解决了很多实际问题。
俗话说 “人中有吕布,马中有赤兔”。在祖国刚刚独立之初,就满怀着激情,抱着 “祖国” 这个信念回归到历史家园,而且在回归的二十年里为祖国的精神文化发展不断努力工作,无私奉献着的杜肯•玛斯木汗无愧于“杰出人才”这一称号。所以趁此机会,真心祝愿我的杜肯兄弟在未来能有更多、更好的作品贡献给祖国人民,用自己的热情继续努力工作,为祖国的繁荣富强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

Оқи отырыңыз

Пікір жазу

2014© www.masimkhanuly.kz Авторлық құқық заңмен қорғалады. Сайт материалдарын қолдану үшін сілтеме көрсетуіңіз міндетті.
Сайт жасаушы : Тоқтар Жетпісбай

Back to Top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